作家张晓风与中国低层教师的对话,哪个好?
网易云 2020-11-26 10:55:05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小男孩走出大门,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再见!”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

我其实仍然可以像昨天一样,再陪他一次,但我却狠下心来,看他自己单独去了。他有属于他的一生,是我不能相陪的,母子一场,只能看做一把借来的琴弦,能弹多久,便弹多久,但借来的岁月毕竟是有其归还期限的。

他欢然地走出长巷,很听话地既不跑也不跳,一副循规蹈矩的模样。我一个人怔怔地望着巷子下细细的朝阳而落泪。

想大声地告诉全城市,今天早晨,我交给你们一个小男孩,他还不知恐惧为何物,我却是知道的,我开始恐惧自己有没有交错?

我把他交给马路,我要他遵守规矩沿着人行道而行,但是,匆匆的路人啊,你们能够小心一点吗?不要撞倒我的孩子,我把我的至爱交给了纵横的道路,容许我看见他平平安安地回来。

我不曾搬迁户口,我们不要越区就读,我们让孩子读本区内的国民小学而不是某些私立明星小学,我努力去信任自己的教育当局,而且,是以自己的儿女为赌注来信任———但是,学校啊,当我把我的孩子交给你,你保证给他怎样的教育?今天清晨,我交给你一个欢欣诚实又颖悟的小男孩,多年以后,你将还我一个怎样的青年?

他开始识字,开始读书,当然,他也要读报纸、听音乐或看电视、电影,古往今来的撰述者啊,各种方式的知识传递者啊,我的孩子会因你们得到什么呢?你们将饮之以琼浆,灌之以醍醐,还是哺之以糟粕?他会因而变得正直、忠信,还是学会奸滑、诡诈?当我把我的孩子交出来,当他向这世界求知若渴,世界啊,你给他的会是什么呢?

世界啊,今天早晨,我,一个母亲,向你交出她可爱的小男孩,而你们将还我一个怎样的呢?!

作家张晓风与中国低层教师的对话,哪个好?


我交给你们一位老师

一位班主任老师,走出大门,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再见!”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个早晨是他开始走上三尺讲台的第二天。

我每天如往常一样,看着他单独离去,因为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孩子心中的可爱坚强的父亲。他热爱他的职业,有属于他教育信仰的一生,而这恰恰是我不能相陪的。夫妻一场,只能看做一把借来的琴弦,虽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借来的岁月毕竟是有其归还期限的。

他欢然地走出长巷,很镇定与自信,一副迎接一场又一场战争的模样。我一个人怔怔地望着巷子下细细的朝阳而落泪。

我想大声地告诉全城市,今天早晨,我满怀欣喜地交给你们一位老师,他还不知恐惧为何物,可是多年后,他会不会知道?希望多年后他不会开始恐惧自己有没有交错这个职业?

我把他交给家长与别人家的孩子,他每天铭记把别人的孩子来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爱,但是家长与孩子们你们能够小心一点吗?家长不要因为你苦于无家教方法或交了一些所谓的学费而不明事理,孩子你也不要因为任性而一次次地触碰到他作为老师的耐心与底线,以至于让你们的老师变成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我把我的至爱交给了这千千万万的孩子与学生家长,那就请容许我看见他每天带着他作为老师和一位孩子父亲的幸福与愉悦和轻松回来。

他笃定地爱着你们,我也不曾也不再打算劝他转行,我只是希望他能安安心心地教书,单纯地与家长、孩子交往,我努力去信任自己的教育当局与学校、媒体,而且是以我爱人一生的未来作为赌注———但是,社会(学校、媒体)啊!当我把我的爱人交给你,你保证给他怎样的关注与对待?

今天清晨我要交给你一个“白天带别人孩子,晚上回来哄自己孩子”的勤奋、努力且富有爱心老师,多年以后,你将还我一个怎样的师者?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多年后会不会有许多的人会辜负自己的孩子呢?

他开始上班,开始教书,当然,所谓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他也要评级评先、组织各类比赛或者应付那些没完没了的考试考核,社会(学校、媒本),家长与孩子们啊,我的爱人会因你们而变得怎样?你们将以感恩之心爱之,以宽容之心待之,还是你们会因为他一次心急而造成教育孩子手段不当而以“教师队伍的害群之马”而抛弃之、厌恶之?职业终究平等,但当你们让教师走下神坛放下他为人师的尊严时,你的孩子又会变得更好了吗?媒体还会像以往那样口诛笔伐吗?他会因而变得正直、忠诚,保有耐心与爱心,还是学会尖酸刻薄、奸滑、麻木不仁或者看到狂妄的学生而视而不见吗?当我把我的爱人交出来,当他向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的走去时,世界啊,你将给他的会是什么呢?

世界啊,今天早晨,我,一位中国教师的家属,向你交出她可爱孩子的父亲,而你们将还我一个怎样的师者?

作家张晓风与中国低层教师的对话,哪个好?


如果你喜欢作者 ,请点关注:教育界梅长苏。

更多好文与视频,期待下次再见!
版权声明
本文为[网易云]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seoxiehui.cn/article-267523-1.html
相似文章

2021-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