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面对面|专访张文宏:中国救人“不计成本”恰恰成本最低
调调 2020-11-26 09:12:51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董柳

本应作为发言嘉宾出现在21日的2020“读懂中国”国际会议会场内,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当天上午却因为抗疫临时“来不了”。

“我相信每个医生在这种情况下都没得选择。这是医生这个职业必须具备的素养。”21日晚上,他在接受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说。

国内疫情不时零星浮现,怎么看?世界疫情依然严峻,怎么办?从普通医生到抗疫明星,自己得到了什么?张文宏接受专访时一一做了分享。

大家对“生命至上”已形成共识

羊城晚报:您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来不了广州?

张文宏:本来,我订的机票是20日晚上8点35分从上海前往广州的。登机前半个小时,上海市一个电话打给了我,说出现了疫情。在防控疫情方面,上海一直非常重视专家的意见,所以我马上就从机场返回去了。

羊城晚报:对这个会议,您之前有怎样的期待?

张文宏:“读懂中国”国际会议是一个非常好的交流平台,很多海内外著名的政要、科学家和极具影响力的人物都来了。

我觉得这种交流方式非常好。世界上发生任何事情,交流、对话是第一位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球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在防控思路上有很大差异,这容易引起国家与国家、人民与人民之间的误解。哪怕是我们国内,不同的省份,抗疫的策略也不完全相同。在这个时候,对话交流、借鉴经验很重要。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会议开得很有必要。我也希望这样的会议将来能够多开,如果邀请我,我有时间一定会参加。

羊城晚报:对于突然的缺席,您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

张文宏: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我们有时也经常遇到时间上的冲突。比如答应了给人家讲课,但临时来了病人又去不了。对于这些突发状况,我们医生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当救治生命与其他任何事情放在一起时,其他任何事情都得让路。我相信每个医生在这种情况下都没得选择。这是我们这个职业必须具备的素养。

拿疫情防控来说,我们国家强调的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如果防控的速度慢了,意味着后面防控难度就变大了,也就意味着病毒会感染更多人,所以,检测的速度、范围一定要跑过病毒传播的速度和范围,时间对于防控来说最为珍贵。疫情来临时,我们医生没有思考的余地。

我知道“读懂中国”国际会议非常重要,参会嘉宾级别都很高,又是国际间的对话。但当我因为不能到现场对主办方表达歉意时,他们认为我的选择是对的,这说明在“生命至上”方面,大家形成了共识。以前,我因为临时有急事不能参加一些会议,主办方可能会说“要不你先讲你讲完先走”或者“你晚点来也行”,用这种方式“挽留”一下,但这次会议的主办方很支持我的选择。

“不计成本”救人恰恰成本最低

羊城晚报:国内不时出现零星病例。上海20日新增两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内蒙古21日新增两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您看样看待国内疫情的发展态势?

张文宏:随着冬季的到来,病毒在户外生存的时间会更长。特别是北方,北方的气温非常低,病毒生存的时间就更久。而且,从上海的情况看,病毒会伴随物流进行传播。而现在天气渐渐转冷,疫情持续的时间可能比较长。总体来讲,我们认为输入性风险增高。

羊城晚报:防控国内疫情,您有何建议?

张文宏:各个省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采取合适的反应措施。另外,广大民众要保护好自己,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外出要戴口罩,接触食品特别是输入性食品要注意洗手,同时要吃煮熟了的食物。然后,我们期待疫苗能够赶紧被研发出来并得到应用。

羊城晚报:会不会疫苗还没研发出来,病毒就变异了,而研发出来的疫苗又不起作用了?

张文宏:这个不用担心。病毒一定是在疫苗出来后,在疫苗的压力下才会发生逃避疫苗保护的变异。疫苗没出来前,病毒不会专门朝着疫苗无效的方向去变异。

羊城晚报:您怎样评价我国在疫情防控中提出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

张文宏:世界上各个国家的病死率曲线是不同的,其实并不是各个国家的医生水平有多大差异,而要看这个国家动用了多少国家资源来控制疫情,在拯救生命方面是不是做到了不计成本。如果做到了这两点,病死率一定会下去。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这句话根本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指导思想。你看,今天的中国,疫情控制得比较好,完全得益于这句话的指导。在这一指导思想下,社会、个人必须牺牲一些其他的短期利益——包括个人的短期隔离等——来换取整个国家和大众的自由。

另外,我们国家在救治病死率高的高危人群方面,提出要“不计成本”。“不计成本”势必给国家经济带来负担,但我们国家非常愿意承受这种经济上的负担。大家最终发现,前面付出那么多,最后反而是合算的,因为最早控制住了疫情。

总之,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开始似乎付出了高昂的成本,但最后是合算的,“不计成本”最后反而是成本最低。

世界在变,“我们的职责没变”

羊城晚报:疫情发生以来,您从一位普通的感染科医生变成了家喻户晓的“抗疫明星”,并形成了自己不同的说话风格。从普通医生到抗疫明星,给您带来了哪些改变?

张文宏: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意思。我作为一名医生,还是照样在做医生的事。什么明星不明星,跟我们又没关系,我们又不靠这个养家糊口。

羊城晚报:从医这么多年,对您来说有没有一些不变的东西?

张文宏:作为医生,我们的职责没变。疫情来了后,我们医生没得选择,大家该做的工作还是照样要做,原来的岗位还是那个岗位,该上的门诊还得上,该看的病还得看,该查的房还得查。

还有,我不大关心别人对我怎么评价。我认为是对的事情,就会坚持做下去。

来源:金羊网
版权声明
本文为[调调]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www.seoxiehui.cn/article-267500-1.html
相似文章

2021-08-09